NEWS CENTER
ag体育平台网址

春节临近黄牛党又活跃 看今年又出哪些新“幺蛾子

发布日期:2022-01-03
 資料圖:火車站拖著行李箱的乘客。 中新社記者 楊艷敏 攝
 
網絡“黃牛”今年出瞭哪些新“幺蛾子”
 
“今年的第一個目標,決不向‘黃牛黨’低頭。”
2018年伊始,春運火車票開售時,在北京工作的秦程在自己的朋友圈裡寫下這句話。
秦程的老傢在湖北武漢,每年春節返鄉,他都要經歷一次搶票大戰。去年春節,在12306網站刷票未果的秦程在無奈之下找“黃牛”買票,結果人財兩空,“網絡‘黃牛’當時應該是用各種App買票,我卻遭遇瞭打不出來票的情況。”秦程回憶說。
今年,隨著春節返鄉潮的臨近,“黃牛黨”又開始活躍起來。《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一些網絡“黃牛”仍通過社交平臺招攬客戶,有“黃牛”稱搶票一張加收60元到150元不等作為傭金。此外,網上還有人兜售“搶票軟件”。
借社交平臺兜售“業務”
 
記者發現,個別“黃牛”仍然通過QQ、貼吧等社交平臺招攬客源。記者在QQ群的搜索框中輸入“火車票”字樣,結果出現大量搶票“黃牛”群。不過,或許是為瞭逃避關鍵詞過濾的原因,這些群名一般都將“火”“車”“票”三個字進行各種組合,記者申請加入一個QQ群,申請馬上就被通過。
很快,群裡的管理者就讓記者加一個名為“訂票加我好友”的管理員,並通知說10分鐘之內不加就會被踢出群聊。記者按照要求添加瞭管理員為好友,很快便有瞭應答。這名管理員很熱情地詢問記者要定什麼時間的火車票,並且聲明廣州、四川的不做。記者提出要買臘月二十八從北京到武漢的一趟直達特快列車票,對方爽快地表示“這個線路好做的很,肯定沒問題”,12306開賣當天便可以搞定。
隨後,這名管理員給記者發來需要填寫的購買信息的格式:“出發日期 出發站-目的站 車次要求(可以指定車次或者上車時間段) 席位要求(硬臥硬座一等二等) 姓名身份證號電話 要求盡量寫清楚出發日期”,其中硬座加價70元,其他加價100元。當記者問其購票渠道時,對方表示他們有一定的特殊渠道,不是僅僅靠刷。記者再追問時,對方就不再回復瞭。同時,記者發現自己被群主移出瞭搶票群。
記者在某電商的交易平臺搜索框中輸入“火車票搶票”字樣,結果同樣出現大量關於“春運春節訂票”“代訂火車票高鐵票”“訂票高鐵票火車票”的鏈接。記者隨機點開一個,發現該店鋪的註冊名稱為“??新女裝”,店裡隻有幾件價格很便宜的女裝,主要是提供火車票代訂服務。
記者聯系客服稱要買臘月二十八北京到武漢直達特快列車的票,對方很熱情地表示可以接受預訂服務,他們可以全程代理客戶買票,每張票收取服務費80元,客戶隻需要提供12306的賬號和密碼,乘車人的名字以及身份證號碼、出行日期、出發站到終點站、席別和車次或上車時間即可,他們買到票後會將賬號和密碼發給客戶,由客戶本人登錄12306官網付款。付款成功後,客戶可直接拿身份證去火車站或者代售點取票。客服特別提醒記者,12306賬號不能兩人同時登錄使用,會影響搶票,所以委托給他們辦理之後就別再把賬號給別人或者自己登錄。記者提出今年查得嚴,是否能保證搶到票,客服稱他們隻是單純幫客戶刷票,如果失敗瞭全額退款。
對“搶票軟件”諱莫如深
 
除瞭社交平臺,記者在某問答平臺上也看到諸如“搶票加我微信???”的留言。記者加瞭其中一個微信後提出預定臘月二十八從北京到武漢的直達特快列車硬臥票,對方爽快地表示一定能買到。談到價格時,對方表示訂一張票加價100元;訂兩張票可以八折優惠,一張隻需要加價80元。對方要求記者提供12306的賬號密碼以及身份信息資料,還表示可以在買到票之後再付款。記者借口想自己碰碰運氣,詢問對方是否可以不提供12306的賬號密碼。對方告訴記者,他們的賬號都是買的,沒有客戶自己的賬號安全。因為客戶自己的賬號在搶到票後本人可以改密碼,但是用黃牛的號買票後,客戶改不瞭密碼。“我們的賬號都是買的,批量買的,別人拿信息批量註冊的,號主萬一上去瞭,把客戶買好的票退瞭就麻煩瞭,所以還是用自己的安全”。
記者與多名訂票群的群主交流發現,“代刷”火車票的人對其使用軟件的名稱都諱莫如深,隻稱是從特殊渠道向軟件開發者單線購買,除購買軟件外,還需支付服務器費用。
根據記者的調查,目前搶一張火車票的傭金在80元到100元之間,按“代搶”難易程度區分。1名“黃牛”告訴記者,代買除夕前後的火車票時,傭金可能還會漲價,但提前預約的都是1張票加價100元,並強調一定能刷到票,“你還沒有看清圖片,我們就買好瞭。你自己是買不到的”。
“你用一臺電腦刷,專業刷票‘黃牛’可能是幾十臺電腦同時在刷。你開一個或者幾個程序同時刷,他們可能同時開瞭幾百甚至上千個程序刷,刷票頻次可以達到毫秒級。如果你成功刷到票的概率是0.1%,那他們就能達到10%甚至更高。”就“黃牛”刷票問題,網絡工程師謝先生解釋,理論上“刷票”就是提高搶票概率。
網速也是影響搶票成功概率的重要因素,“普通用戶最多是百兆寬帶,我們的帶寬以千兆計。”一名承接刷票業務的業務員稱,“我們也是用同樣的軟件搶票,但我們配備瞭2000兆的網絡寬帶,所以我們搶到票的幾率會比普通人大很多。”
盡管有些“黃牛”聲稱搶票幾率高,但也有一些純粹是騙人的。
2017年,北京市民房姍姍通過搜索火車票QQ群,輾轉聯系到一個自稱可以代購火車票的“黃牛”。對方很快通過瞭房姍姍的好友申請,並要求房姍姍提供身份信息及車次。不久,對方就給房姍姍發來訂票成功的截圖,要求房姍姍將票款和50元“手續費”通過支付寶轉賬,再幫房姍姍付款。轉賬後,房姍姍即被對方拉黑。
“如果有人回答你百分百有票,就直接刪掉他。就算代買者速度快,也不可能會百分百有票的,隻是說概率大,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說不定有速度更快的。例如有些票根本不放,但是被人在放票前就給截掉。”曾經研究過格式刷票軟件的網絡工程師謝先生對記者說。
有“黃牛”自稱“代購者”
 
對於“黃牛”的違法行為,秦程表示堅決不接受,“他們私自加價,強售保險,有時候付完款還不給出票,而且容易泄露你的個人信息,以後隻能忍受垃圾短信的騷擾”。
不過,記者在調查中註意到,一些加價出售火車票的人反復強調,他們隻是代購而非人們所說的“黃牛”。按照這些人的解釋,“‘黃牛’是屯票,繼而加價出售。假如有100張票,結果他拿走瞭90張,然後每張加100元轉賣,這才叫‘黃牛’。我們隻是代購,因為有100張票,我們還是從這100張票裡買,就像花錢請人排隊一樣,我們不屯票,隻是代買或者代排隊”。
對此,交通運輸部管理幹部學院教授張柱庭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黃牛”這個名稱由來已久,“但是現在的‘黃牛’與原來‘黃牛’的含義絕對不一樣。原來的‘黃牛’是倒票的,低價買進高價賣出,賺的是差價;現在的‘黃牛’是幫忙搶票的,收取的是傭金。所以,我們必須承認,有關部門采取的實名制加增加供給的措施確實是徹底打擊倒票‘黃牛’的方法,是取得瞭實質性成效的”。
“現在我們說的‘黃牛’,主要是指利用電腦進行搶票的這幫人,實質上是一種代購,他們利用掌握的技術手段,利用客戶的身份信息在端口處搶票。要解決這種新的‘黃牛’問題,我認為,首先還是要繼續增加運力和供給,這是一個根本性的解決辦法。”張柱庭說,對於眼前的問題,有關部門應該開放多元化的訂票平臺,“像航空那樣,開放多個端口接受訂票,達到一個分流的效果。另外,宣傳科普也很重要,告訴購票者訂票的原理,盡量簡化訂票的程序和手續。特別是要告知公眾,‘黃牛’隻是代搶票,並不能百分之百保證票源。多管齊下,才能更好地解決新‘黃牛’問題”。
2022年01月02日 12时52分33秒